总统杯启示录

总统杯启示录
本文首发于《GOLF·峰荟》 2019总统杯大幕已落下。虽然国际队没能创造奇迹,但这项顶级团体赛的看点依然很多。除了赛事阵容首次出现华人身影外,笔者感触最深的就是双方阵容年龄上的差异:美国队是老将和年轻实力派搭档,国际队则是新生代球员挑大梁。 如此年轻的国际队是高尔夫全球化的体现,它让很多高尔夫新兴国家领军人物登上总统杯这一超级舞台,同时说明老一代国际队队员谢幕较早,而不像美国队总是能搭建一支新旧融合的队伍。 史上最年轻的国际队 2019总统杯拥有史上最年轻的国际队,平均年龄仅为29岁,其中包括6名新人。 国际队队长恩尼·埃尔斯感触特深,他曾如此说:“华金·涅曼20岁、任成宰21岁、李昊桐24岁,他们都是靠自己表现入选。这就是我们所处的时代,我20岁出头时还没有什么出色表现,可他们已成为世界级球员。” 论资排辈难以入围总统杯,入选者多为高球一哥 入选总统杯绝非易事,连续25年世界排名在前50的米克尔森2019年就首次没有出现在大名单中,甚至乔丹·斯皮思也靠边站。前世界第一简森·戴伊要靠外卡才能入围——戴伊最终因伤退赛,但从侧面表明这名单绝非论资排辈来甄选的入围者都是顶尖球员。 涅曼在2019年成绩单很抢眼:赢得2019绿蔷薇精英赛冠军,是第一个赢得美巡赛的智利人;最难得的是,他当时还不到21岁,是二战后美巡赛场第8位达成此成就的球员。 国际队像涅曼一样年轻的选手还有好几位。任成宰是美巡赛最佳新秀,虽暂时没拿到美巡赛冠军,但打入巡回锦标赛,意味着他是2019赛季美巡赛表现最好的30人之一,这一成就在强手如林的美巡赛必须凭实力才能做到——乔丹·斯皮思在2018和2019年已连续两年没能打入巡回锦标赛,一进一出,你能感受到任成宰崛起之迅猛。他后来在总统杯的个人对决中打败美国公开赛冠军伍德兰德更能表明他的非凡实力。 我们还可从另一个角度来评估总统杯。别看2019总统杯国际队队员很年轻,但很多球员都是所在国家或地区的一哥。李昊桐、潘政琮、亚当·哈德文、涅曼、亚伯拉罕·安瑟、任成宰就是如此,李昊桐是中国大陆球员总统杯第一人,任成宰和哈德文、安瑟、涅曼分别是韩国、加拿大、墨西哥、智利排名第一的男子球员。 相对而言,美国队可谓老中青三代结合。最年轻的赞德·谢奥菲勒和布赖森·德尚博是25岁,贾斯汀·托马斯26岁,托尼·费诺、帕特里克·瑞德、瑞奇·富勒30岁左右,韦伯·辛普森34岁,达斯汀·约翰逊35岁,都是当打之年。还不止此,年逾四旬的老将也有两名——马特·库查尔41岁,老虎伍兹44岁。 这组数据的对比可谓相当强烈。美国队为何总是有老将担当而国际队则是新人出阵? 原因很简单。 美国是高尔夫强国,有着太多太多的高尔夫球星。美巡赛每年近50站赛事,将近一半冠军被不同的美国球员拿走。现在的美巡赛,像麦克罗伊在2019赛季拿到四场胜利已经相当难见,双冠王也不多,夺冠机会越来越分散、均匀,这些不同的冠军为美国队选拔队员提供了很大的空间。2019年赢得一场美巡赛的米克尔森依然被挡在总统杯外面,你能想象美国球员内部竞争之激烈:即便世界排名进入前50,他们也未必能代表美国队参加世界杯、总统杯、莱德杯、奥运会。 国际队就大不一样,球员一个赛季有一场美巡赛胜利在手,基本就可入围。 竞争如此激烈,美国球员不敢有丝毫松懈:除非是约翰·达利那般有性格的球员可以特立独行到底,而不在意名次。大多数美国球员一旦放飞自我,人们很快就会将他淡忘。现在恐怕没多少人记得亨特·马汉和金河珍了,当年他们可是巡回赛上呼风唤雨的大人物。无情现实告诉我们,亨特·马汉在为重返美巡赛而努力,他得放低姿态去打光辉国际巡回赛。金河珍更是多年不曾参加职业比赛,人们提到他总是带着遗憾和叹息。 被亨特·马汉和金河珍从高位跌落的案例所警醒,美国球员有竞技实力时,基本不会轻易从巡回赛退场,老虎伍兹、米克尔森、库切尔就是如此。巴巴·沃森一度在状态低迷时想转型,但当他熬过低谷后依然活跃在赛场上。他们知道,还没有到倚老卖老吃老底的时候。贾斯汀·托马斯、赞德·谢奥菲勒、布赖森·德尚博的崛起只是这几年的事情,这些年轻猛将有着把名将掀下马的冲劲。即便是托马斯,也没有安全感,他们的身后还有一帮更年轻的美国球员在等着打败他们,踩着他们的肩膀走上莱德杯、总统杯这样的超级舞台。 这些年来,我们见得更多的是,名将进入中年后会涉足其他领域投资,但重心还是竞技。从美巡赛赚奖金是可见的收入,还是凭本事吃饭,没有太多的不确定性。只要状态不出现大滑坡,名将们一年下来在美巡赛上赚百万美金基本没问题。转型的话,其收益还未必如竞技。 这正是美国队能持续组建实力强劲而且年龄结构更均衡队伍的主要原因。 新兴高尔夫国家,新生代的崛起 和竞争环境堪称严酷、人才辈出的美国相比,高尔夫新兴国家则是另一片天。 得益于RA等机构的全力推广、总统杯等顶级赛事影响力持续扩大、老虎伍兹等巨星的偶像效应,高尔夫新兴国家终于涌现出有着国际竞争力的新生代球员,他们已经有足够的实力竞争美巡赛、欧巡赛等国际巡回赛的冠军。 2019总统杯国际队的组成就很能说明问题,12名参赛球员中,除了澳大利亚、南非、韩国、加拿大、日本等传统高尔夫强国,中国、中华台北、墨西哥、智利都首次有球员在列。 国有名将,如有一宝 总统杯如此多新人出现,与新兴高尔夫国家名将从赛场主动退却不无关系。 2005年美国公开赛冠军、新西兰球员迈克尔·坎贝尔很早就宣布退役。韩国名将崔京周已将部分心思放在自己做东的赛事,2019总统杯他的主要角色是副队长。首位亚洲男子高尔夫大满贯赛冠军梁荣银同样沉寂已久,要不是他英语不够流利,未来极有可能接任总统杯国际队队长。 阿根廷名将安吉-卡布雷拉基本淡出赛场,他除了每年会以前冠军身份参加美国大师赛,已很少出战美巡赛。2003年美国大师赛冠军、加拿大名将麦克·维尔也是如此。2008年美国大师赛冠军特雷沃-伊梅尔曼现在未满40岁,2019总统杯虽然现身澳大利亚,却不是以球员身份,他的头衔是国际队副队长。2016年伊梅尔曼在赛场上的收入只有2万美金,这其中固然与伤病有关,但如此早地凋谢,实在让人扼腕叹息。 2019总统杯国际队队长埃尔斯的经历更具代表性。自2012年以43岁高龄赢得英国公开赛后,埃尔斯在赛场上就无抢眼的表现,此后,与他相关的新闻更多地与纪录有关,比如他第100次参加大满贯赛,入选世界高尔夫名人堂以及此次出任总统杯国际队队长等,但大赛的领先榜上很少能见到他的名字。2019年世锦赛-汇丰冠军赛期间,埃尔斯也来到了上海,但他并非参赛,而是参加某高球品牌的商业活动,媒体见面会上他谈得更多的是他与老虎伍兹在总统杯上的过往以及对2019总统杯的展望、队员的评价。更早时候,埃尔斯就开发了以他名字命名的红酒,球场设计公司同样是很早就接活,吉尼斯全球第一大球会观澜湖就有他的作品。 名将们在近乎一致的谢幕行动,与自身所处环境有着极大关系。 新兴高尔夫国家的巡回赛往往还不成熟,一般情况下,名将们往往只会在国内参加那些和国际巡回赛合作的大赛,但这样的场次并不会太多,唯有国际巡回赛之一途。步入中年后,名将们长途跋涉去国外出征,在竞争日益激烈的环境中,表现又未必如人意。几番争斗之后,雄心会慢慢熄灭。 新生代球员崛起也会让新兴国家的名将萌生退意。从赛场淡出对于他们来说并非艰难选择。名将会被当做国宝一样被各自国家的球迷、体育界敬重,可以长时间享受名声带来的红利。 名将在赛场上的成就,放在美国或许进不了最前列,但在各自国家必定是突破性的。以世界排名为例,别说世界前50,即便是前100,只要有代表国家出征的机会,他们大概率能出战。高尔夫新兴国家拥有世界前100的球员往往不会超过3人,更多时候只有1人,甚至直接缺无。 当然,更有说服力的是老将们早年在国际赛场上取得的胜利。崔京周当年凭借自己在美巡赛上开创性的胜利,激励了很多韩国球员,为韩国球员日后不断登陆美巡赛提供了参照,参加2019总统杯的任成宰、安秉勋正是来自韩国,他们目前就活跃在美巡赛上。他们对崔京周的敬重是不言而喻的。 迈克尔·坎贝尔的成就至今没有新西兰球员超越,他的知名度或许没有老虎伍兹前球童威廉姆斯高,但绝对是新西兰高球界标杆性人物。当初若不是有像开设高尔夫学院这样的商业机会等着他,坎贝尔绝对不会在46岁就宣布退役。 另一方面,高尔夫新兴国家往往需要等上很长时间才会有1至2名精英球员出现,他们难以像欧美等高尔夫发达国家批量制造精英球员,培养一名世界前100的球员并不容易。名将影响力的衰减过程比美国要慢很多。 2019总统杯国际队没有出现委内瑞拉、哥伦比亚、阿根廷、印度、津巴布韦等国家球员代表,就很能说明问题。此前,这些国家曾有球员出征总统杯,但随着那些曾显赫一时的球员状态滑落,这些国家的顶级球员出现断档,涅曼等其他国家的新人出场就顺理成章。 总之,未来,像2019总统杯这样,越来越多年轻面孔、新人出现在国际队,而美国队安之若素的局面,恐怕会成为新常态。 每一位球星都是关键一人 像总统杯、莱德杯这样的顶级团体赛,谁是关键因子? 队长肯定排第一位。挑选队员、安排搭档以及出场秩序、协调队员之间的关系都唯队长是瞻。2019总统杯之后,恐怕无人质疑老虎伍兹领导能力了。 赛事周前三天美国队形势告急时,苛刻的球评忍不住支招要给正在休养的世界第一科普卡打电话让他带伤出阵。 首次当队长的老虎伍兹可不是好惹的。球迷们这些年最大的教训就是任何时候都不应看空老虎伍兹,总统杯让他们再次受到教育。曾有人分析,此前的总统杯美国队在个人对决赛表现不佳,但2019年在老虎伍兹的统帅下,他们真正秀了一把肌肉,完美上演绝地反击好戏。 权力大责任也大,有多大的荣耀就有多大的责任。每当球队失利,队长也只能站出来担责,并掩护队员撤退。汤姆·沃森和福瑞克就因没能将莱德杯奖杯带回美国受到批评。 队长展现的是统筹能力,冲锋陷阵还是靠队员。那么,拿下制胜一推的球员是否最大功臣? 细心人注意到:团体赛的决定性一杆不必等到参赛者单场个人对抗赛结束。一旦比分到了临界点,即便此刻这一局比赛还没有分出胜负,它同样会让所有人如释重负,输了的再挣扎也无用,赢了的球队会迫不及待地大肆庆祝。 2019总统杯决赛期间,美国球星库查尔在第17洞获得领先后,由于最后只剩1洞,即便他在第18洞不敌乌修仁与他平分这一局,美国队已经在总比分上超越国际队,库查尔可谓一杆定江山,是美国队当之无愧的大功臣。 不过,库查尔心知肚明不敢把所有功劳揽在自己身上,虽然制胜一杆是他打出的,但这是全队功劳。若非老虎伍兹、达斯汀·约翰逊、瑞德等猛将的先声夺人,倒数第二组出发的库查尔还不一定能扮演终结者角色。很多人没想到倒数第三组的贾斯汀-托马斯会在大幅领先情况下被对手卡梅隆-史密斯以赢2洞剩1洞反超,不然悬念留不到库查尔这一组。 这正是团体赛的魅力之处。个人比杆赛会有焦点组,团体赛每组都是焦点组。团体赛每个人有可能成为关键的人,未定胜负之前,每一分每一洞都重要。 库切尔在个人对抗赛打完17洞就开始庆祝了。但此前场上任何一人都不敢掉以轻心。没有谁是弃子,哪怕是强大无比的贾斯汀·托马斯,却被史密斯抄了后路。库查尔同样是在落后情况下一洞一洞扳平比分的,他们真正诠释了何谓“不到最后一刻不要轻言放弃”。